「嘎——」

  不知道我是否有聽錯,但我聽到有個聲音從地上傳到我耳裡。

 

  停下來,回頭看了看,沒人。

  這才看到地上有隻蚯蚓,乾癟的蚯蚓屍體。

  啊,該不會是牠。

  是蚯蚓先生在說話吧。

 

  太陽的熱度不像前陣子那麼溫柔,最近是非常逼人,出來透氣的牠的同類們都是一片慘狀,走在路上時不時都會看見。

  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聽見蚯蚓先生的聲音,這是對的嗎?讓我想起有首歌是在說狐狸怎麼叫。

  自那怪聲之後,蚯蚓先生就繼續動也不動的趴在地上,世界還是一樣寧靜,如果不算上車子經過發出的引擎聲。

 

  對於我疑問的視線,牠就像從沒存在過,悄悄地進入我的視野,又安靜地離開,像霸道的貓,不會為你保留任何人權,雖然好像和蚯蚓無關,可我就是這麼想的。

  世界在別人眼裡是甚麼樣子的,我一直都想知道,不管是人還是動物或是不會回來了的蚯蚓先生,大家都是怎麼想的?思想總是容易跑偏的我,對此表示非常抱歉。

 

  今年夏天來的比平常晚了好多,苦苦等了好久,太陽竟然這麼刺眼,初夏就這麼炎熱,那等到夏末我不就成人乾了嗎?簡直就像蚯蚓先生。

  還是現在先問牠?好想知道在離開這世界之前人們都會想些甚麼。

  可是蚯蚓先生不再說話。

 

  會是家人和朋友嗎?還是想起快樂美好的事物?亦或是最後看到的藍天?

  藍天最特別的地方,就是即使你所愛的人不在你身邊,你望著天空,你會發現你們的距離並沒有想像的遙遠,對於這點我是很有信心的,因為這片天空不變的天真永遠不變。

  向糖水一樣,就算倒掉大半,濃度還是不變。

 

  常有有人說我是個奇怪的人,我也是這麼覺得的,要是大家都能體會到我心裡複雜的那面荊棘,我想我會被理解。開玩笑的,可惜我其實沒有我想的那麼帥氣,我只是個普通的人,也沒有人會說我很怪,因為我只是個普通的人。

  普通的定義太廣了,對一般的普通人來說普通又是甚麼,不得而知,可能他們都會不約而同的回答我「就是普通啊」之類的,因為「我們」是「普通」的人類。

  並不是在說人們不經過大腦就回答,但這是最普通的答案,因為我們找不到普通適合用的形容詞。這是多麼困難啊,想不出來的那一瞬間總是讓人十分懊惱。

  所謂的普通到底是甚麼,我也不知道,一定會有人覺得我在兜圈子。

 

  每個人都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聲,不可能聽得到別人的,所以我們在自己的世界裡,是不折不扣的主角。

  這讓我充滿疑惑,另一個世界,真的存在嗎?太宰治在「人間失格」這本書裡有提到「縱然地獄確實存在,但我排拒天堂的可能。」這讓我非常印象深刻。會不會這整個世界都是虛構的,只是我一人想像出來的,死了,還會有下輩子嗎?如果其他人都只是我世界裡的空殼呢?

  我真的是我自己的主角嗎?

  因為我的腦海裡只有我的聲音啊,好寂寞,只有逃避才能忘記寒冷。  

  思考到最後總是不停的在反駁自己,果然我還是所謂的「普通人」吧。

  老實說這麼想也不差,至少我自己知道「特別」這兩個字根本不是用在我,不過保有著期待也不賴吧。

  蚯蚓先生要是能和我聊天就好了。

  輕哼著小曲,踩著輕快的步調,想著一點都不輕快的事,但是我無所謂。

 

  因為我要去找蚯蚓先生。

 

  ˍend

 

 

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,越寫就越偏了。

然後我是真的想看人間失格,可是我一直沒有看完(so sad  

我是背景音樂!

早點睡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背景音樂(BGM) 的頭像
背景音樂(BGM)

我的breaking人生

背景音樂(BGM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